首页书画家展厅展厅申请信息反馈历代书画家书画动态资料下载名画赏析美术全集美术流派美术史话名人轶事在线教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书画动态
莫把写生当摆设
  点击:150  [2018-7-30 16:42:46]          --中国书画之家(www.bookdraw.com)

    没有“写生”,就创作不出具有艺术感染力的精品佳作,切莫将“写生”当儿戏,当摆设。

    “写生”原本是中国画创作中重要的一环,如今也被披上“利益”的外衣,成为各种营利和炒作扬名的借口与工具,使原本庄重、严肃、学术性强的写生活动成了儿戏,一种摆设。

    笔者曾参观过一个以反映祖国山河万里行为主题的写生画展,参展者都是近几年来活跃在中国画坛上的著名人物。本以为这个画展能给观者带来震撼,推动和促进中国画的创新与发展,激发其他画家中国画创作的激情;可看后却令人大失所望,所画内容与主办方前言所述的“写生自然”基本相悖,都是些画家本人的“陈词滥调”,或是既有的程式化陋习,没有一点新意,更没有一点创意。这和六七十年前傅抱石率江苏国画院画家二万三千里旅行写生,以及石鲁率西安美术家协会在北京举办的“中国画研究室习作展”宛如天壤之别,失去了中国画写生创作展的本来意义。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当中国山水画创作处在“现代人物加唐宋山水”的创作模式时,傅抱石率江苏画家进行了二万三千里旅行写生,开眼界、扩胸襟、长见识。他们亲近大自然,走进生活,贴近人民,边看边想边议边画,使画家的精神风貌为之大变,笔墨也随时代而发扬光大,诞生了一大批新山水画,从而形成了“新金陵画派”。与此同时,陕西的画家们在石鲁的率领下,同样走进自然,亲近人民,贴近时代,创作了一批赋予时代特色的新画,成为在西部崛起的“长安画派”。“新金陵画派”也好,“长安画派”也好,都是以中国画写生创作为原则,推动中国画的创新与发展。

    笔者还听说过这样一些事,一些画家为了炒作扬名,抱团组合,他们或打着“写生”的幌子,不断地办所谓的“写生”小团伙展;或以“写生”为诱饵,骗取有关部门的艺术基金;还有些颜料商、画材商等也借“写生”赚钱,把“写生”当成了“买卖”。他们为了一己私利,置“写生”于“走过场”,将“写生”当成儿戏,摆设,把“创作”当成一种形式;不重视内在功力,而图外在表象;不重视创作实质,而图花拳绣腿;在活动现场摆摆“写生”架势,做做“写生”样子,套取名利,完全背离了中国画的创作精神。

    其实,写生是中国画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不仅改变中国画创作中临摹古人,陈陈相因的陋习,而且还能改变画家脱离生活,闭门造车的弊端。李可染说:“写生,是画家面向生活,积累直接经验,丰富创作感受,汲取创作源泉的重要一环。”在傅抱石率江苏画家二万三千里旅行写生时,当钱松喦登上华山后感慨地说:“今天在东峰见到了真正的荷叶皴,对照东峰,过去画本上的荷叶皴已走样儿。西峰的石纹近方解形,上面有无数的水漏痕,线条长,气势峭拔。整座华山岩石不一致,山麓与山上不一样,东峰、西峰、中峰、南峰石纹及石理也不同,不到华山是很难想象的。”石鲁为创作《古长城外》,曾多次深入到藏区和兰新铁路体验生活,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表现形式,一个偶然机会,他看到火车窗外藏民忙碌的身影,让他灵感迸发。李可染创作《山顶梯田》时,在整体观察梯田的基础上,摘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部分加以升华,形成具有感染力的佳作;而蒋兆和的《流民图》就是深入生活的真实写照。没有“写生”,就创作不出具有艺术感染力的精品佳作,所以切莫将“写生”当儿戏,当摆设。

 

版权所有:中国书画之家 山东.济南
客服电话:0531-58664948 13864043846(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上午9.00-下午6.00 )
QQ在线咨询:82423112 客服邮箱:shuhuawang888@163.com